123

                新聞分類

                產品分類

                熱門關鍵詞

                聯系我們

                山東居高律師事務所
                手機:18560099229

                郵箱:lawyercxf@163.com

                最高法院:行政機關違法占地期間造成的損失如何計算?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最新公告

                最高法院:行政機關違法占地期間造成的損失如何計算?

                發布日期:2021-08-22 00:00 來源:http://www.mycroburs.com 點擊:

                最高法院:行政機關違法占地期間造成的損失如何計算?

                裁判要點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四條規定,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違法征收、征用財產的,受害人有取得賠償的權利。第三十六條第八項規定,對財產權造成其他損害的,按照直接損失給予賠償。行政機關違法占地期間造成的損失,以土地出租期間的合理租金計算,不違反前述規定。請求支付剩余承包年限的可得利益,不屬于應予賠償的“直接損失”范圍。

                裁判文書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賠 償 裁 定 書

                (2018)最高法行賠申677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孫景鵬,男,1955年6月30日出生,漢族,住山東省煙臺市牟平區魚鳥河街道七里店村89號。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山東省煙臺市牟平區人民政府。住所地:山東省煙臺市牟平區政府大街196號。

                法定代表人林鈺濤,區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杜笑東,山東省煙臺市牟平區政府工作人員。


                再審申請人孫景鵬因訴被申請人山東省煙臺市牟平區人民政府(以下簡稱牟平區政府)行政賠償一案,不服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7月2日作出的(2018)魯行賠終10號行政賠償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本院于2018年12月10日立案受理,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審查。審理中,經批準依法延長審限。案件現已審查終結。


                孫景鵬系牟平區七里店村村民,2002年分得4.4畝人口地,即口糧地。2009年,煙臺市牟平區委、區政府按照“以水美城、以水活城、以水興城”的思路,決定對魚鳥河水系進行綜合治理開發。此項工程為市政府重點民生工程,于2009年7月開工。孫景鵬所在的七里店村,在工程項目用地范圍內。工程項目占用七里店××委土地共計255.07畝,其中,征用80.36畝,租賃174.71畝。涉案土地屬于租賃土地范圍。


                2009年12月11日,孫景鵬收到七里店××委《通知》,主要內容:“牟平區水系開發工程指揮部已于2009年5月組織財政、農業、林業等部門,對你位于魚鳥河西路以東地塊,進行了地面附著物清點、評估,其地面附著物補償款已于2009年7月份撥付給本村村委。村委與你多次協商未能達成一致意見,村委也將你的意見多次向有關部門反映,并多次核實。望你接此通知后,五日內到七里店××委領取地面附著物補償款7040元,逾期不領取,視為默認,相關施工單位將按要求進行施工,由此造成的損失由自己負責?!睂O景鵬至今未領取上述一次性地上附著物補償款。2009年10月14日,孫景鵬4.4畝人口地的地上附著物被強制鏟除。2009年11月27日,煙臺市規劃局向煙臺市牟平區國有資產經營公司頒發《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此后,修建魚鳥河西路道路及景觀綠化工程。


                2015年6月5日,孫景鵬以牟平區政府違法占地為由提起行政訴訟。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5)煙行初字第76號行政判決,確認牟平區政府占用孫景鵬土地的行為違法。牟平區政府不服上訴。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16)魯行終427號行政判決,認定涉案土地屬于集體所有的農用地,牟平區政府未提供證據證實已辦理農用地轉用審批手續,依法進行征收,占用孫景鵬土地行為違法。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2016年12月29日,孫景鵬向牟平區政府郵寄行政賠償申請書,牟平區政府收到該申請,但在法定期限內未作出決定。孫景鵬不服,提起本案行政賠償訴訟,請求賠償土地收入損失303.6萬元,誤工損失79.57555萬元,上訪、訴訟費用2.7萬元,精神損失費20萬元。另查明,煙臺牟平水韻投資有限公司以租賃方式與村民簽訂土地租賃合同,約定土地租金為1500元/畝/年,每年發放租金。孫景鵬未簽訂合同,也一直不領取每年的租金。其4.4畝人口地至今租金52800元,都撥付在七里店村的賬上。


                山東省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06行賠初7號行政賠償判決認為,孫景鵬請求賠償土地收入損失303.6萬元,其主張被鏟除的地上附著物是成園紅富士蘋果樹,年畝產1萬斤,每斤單價3元,年畝產值3萬元,按30年承包期計算,剩余23年的損失為303.6萬元。孫景鵬應提供證據證明,2009年10月被強制鏟除的4.4畝人口地的地上附著物是盛果期的紅富士蘋果樹。而孫景鵬提交的“煙臺市公安局牟平分局不予立案通知書”、來源于網絡上的文章或新聞報道、牟平區魚鳥河街道黨工委2010年7月22日作出的“信訪告知書”、七里店××委2009年12月11日給其的《通知》等證據,均不能證明其主張。為切實保護孫景鵬的合法利益,庭審時法庭提醒孫景鵬有沒有村委或者鄰居的證人證言、有沒有其蘋果園的相片、蘋果怎么收的、收多少、賣給誰等證據證明其主張,孫景鵬均說沒有。牟平區政府提交孫景鵬在(2015)煙行初字第76號案件的起訴狀、“農業稅農業特產稅鄉村公益事業金核定證書”、“關于魚鳥河街道七里店村孫景鵬反映區政府在水系開發時地上附屬物補償標準太低問題的情況報告(2015.6.30)”、牟平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出具的“關于孫景鵬地上附著物補償及土地租金情況說明”,能夠證明孫景鵬4.4畝土地上種植的是小麥,補償標準為每畝800元。因此,孫景鵬主張牟平區政府的違法占地行為鏟除其4.4畝人口地上處于盛果期的紅富士蘋果樹,給其造成損害,未提供確鑿證據予以證實。對其該項賠償請求,不予支持。孫景鵬主張,因土地問題多年上訪、訴訟、維權,理應賠償誤工損失,按國家上年度職工日平均工資242.3元計算,每年365天,9年應為79.57555萬元。依據國家賠償法第三十四條規定,對于“侵犯公民生命健康權的”情況下應當賠償因誤工減少的收入,而本案侵犯的是“財產權”,不存在賠償誤工費。孫景鵬的該項賠償主張沒有法律依據。孫景鵬還請求賠償上訪、訴訟費用2.7萬元。國家賠償法對于侵犯財產權的賠償標準是“直接損失”,上訪、訴訟費用,不屬于應予賠償的損失范圍。孫景鵬的該項主張沒有法律依據。孫景鵬還主張賠償精神損失費20萬元。但國家賠償法第三十五條規定,只有在侵犯人身權的情況下才可以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本案不屬于該種情況。審理期間,依法進行調解未果。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三條的規定,判決駁回孫景鵬的賠償請求。


                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魯行賠終10號行政賠償判決認為,一審判決駁回孫景鵬的賠償請求,系因其請求沒有事實根據和法律根據,予以認可。牟平區政府占用孫景鵬土地行為違法,應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的相關規定,對涉案土地進行征收并予以補償。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


                孫景鵬申請再審稱:1.一、二審判決認定事實證據不足。孫景鵬一審提交的證據足以證明涉案土地附著物包括果樹在內三種,而不是小麥和楊樹兩種。2.舉證責任應由牟平區政府承擔。牟平區政府強行鏟除涉案4.4畝土地全部附著物,導致孫景鵬無法舉證。3.二審未開庭質證,違反法定訴訟程序。4.誤工費等相關維權費用,屬于“直接損失”。請求撤銷一審、二審賠償判決,依法再審本案。


                本院經審查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四條規定,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違法征收、征用財產的,受害人有取得賠償的權利。第三十六條第八項規定,對財產權造成其他損害的,按照直接損失給予賠償。行政機關違法占地期間造成的損失,以土地出租期間的合理租金計算,不違反前述規定。請求支付剩余承包年限的可得利益,不屬于應予賠償的“直接損失”范圍。本案中,牟平區政府以租代征違法占用孫景鵬承包的土地,依法應當承擔行政賠償責任。但是,本案查明的事實是,煙臺牟平水韻投資有限公司已經參照與其他村民簽訂的土地租賃合同約定,向孫景鵬支付歷年來的土地租金52800元。因孫景鵬拒絕領取,相關費用已經撥付至七里店村的賬上。且孫景鵬沒有舉證證明,該租金存在明顯不合理的情形。孫景鵬主張違法占地損失,缺乏事實根據。一二審判決駁回孫景鵬的訴訟請求,結果并無不當。孫景鵬主張一、二審判決認定事實證據不足。但是,孫景鵬并未提供足以推翻一、二審認定事實的證據,以此為由申請再審,本院不予支持。孫景鵬又主張,本案舉證責任應由牟平區政府承擔。而本案事實是,一、二審正是根據牟平區政府舉證,認定相關事實。以此為由申請再審,與本案事實不符。孫景鵬還主張,二審未開庭質證,違反法定訴訟程序。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六條規定,人民法院經過閱卷、調查和詢問當事人,對沒有提出新的事實、證據或者理由,合議庭認為不需要開庭審理的,二審也可以不開庭審理。以此為由申請再審,沒有事實和法律根據。孫景鵬還主張,誤工費等相關維權費用屬于“直接損失”。但是,國家賠償法第三十六條第八項規定的“直接損失”,應當是指違法行政行為直接造成的財產損失。因上訪、訴訟等造成的誤工費顯然不是違法行政行為直接造成的損失。以此為由申請再審,本院亦不予以支持。

                綜上,孫景鵬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第三、四、五項規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六條第二款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孫景鵬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  郭修江

                審判員  李智明

                審判員  楊科雄

                二〇二〇年四月二十三日

                法官助理   李秀麗

                書記員       耿丹陽


                相關標簽:山東征地律師

                最近瀏覽:

                在線客服
                二維碼

                掃一掃,添加微信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黄色免费特级视频_黄色免费网络大全_黄色免费网页大全